周易之道 - 集周易信息之大全,助你掌握周易之道!

周易之道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星座 > 星座时尚 >

烟雾弥漫中的爱情

时间:2020-06-20来源:yi99.net
“能抽烟吗?”
“随意。”
“谢谢。”
说不清楚这是第几次朋友们给我安排的相亲了,不愿意拂他们的好意,勉勉强强的过来,征求了允许之后,点上了一支烟,开始影响局部空气指数。
一般的,我都不主动说什么,对方一般也不好意思说太多,虽然气氛有些尴尬,但是我能乐得清闲。
到最后,一般都是她们忍不住提出告辞,然后这次的相亲宣告结束。

自从她离开了我,我的烟越来越凶,酒也喝得越来越多。似乎如果没有这一星的温暖,我就会冻死,在烟雾的缭绕中,在逐渐困倦模糊的意识里,我总是能看到她,笑得依然是那样的灿烂,甜美。

“不许抽烟。”
“恩,知道。”
“知道你还不戒掉?”
“等你嫁给我就戒掉!”
“呸,想的美,谁嫁给你啊!”

“你为什么要抽烟啊?”
“因为烦啊。”
“有我你还烦?”
“就是有你才烦啊。”
“去死!”

“晚上上网陪我好不好?”
“好啊,不过我又要多花一包烟钱了,哈哈。”
“让你陪我又没让你抽烟。”
“不抽烟没精神怎么陪你啊?”
“那,只许抽一根好不好?”
“好好好,听你的。”
“恩,不许骗我!”
...............
闭上双眼,这些事情仿佛都浮现在眼前。
伸一伸手,想拉住她,可是,手空空的滑过去。
是啊,你已离去,现在的你,想必依偎在别人的怀里,幸福的撒娇吧。

“遥,看你这样子,还想不想活了!”兄弟见到我,有些气急败坏。
“呵呵,没事,最近劳烦你们为我操心了,我...”
“我还没问你呢,上次给你介绍那姑娘怎么了?哪不好了?你给人甩什么脸子啊?”
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怎么和陌生女孩说话。”
“你嫂子又给你找了一个,这次好好对人家,这姑娘真不错。”
“别为我费心了,真的,我还是无法忘记妙。”
“就当给你嫂子一面子,去看看吧。今晚,老时间老地方。”

晚上,我按照同样的时间来到了那个咖啡屋,一个女孩正坐在那个位置上。
“你好,我是遥。”
“你好,我叫妙。”
“妙?!”
“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“哦,不,没有,觉得很有意思,呵呵。”
“是吗?头一次有人这么说呢。”
“能抽烟吗?”
“最好不要,我不是很习惯。”
“哦,那好,不好意思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

我抬起头,打量了她一下,她的神情,她的笑容,真的很像妙----那个让我无比牵挂的女人。

我忘记了那天我们究竟聊了些什么,我只记得,那天我很开心,很久都没有这样高兴过了。

那天晚上,我又抽了很多烟,在烟雾弥漫中,在半睡半醒间,我似乎看见了两个妙,同样的暖暖的笑容,同样的孩子气...两个妙在我面前摇曳着,摇曳着,我伸一伸手,又是空空的滑过去...

清晨,一阵手机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。
“喂,您好。”
“遥,是我,妙。”
我听出了昨晚的声音,依然是那样的柔和。
“昨天晚上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。”她继续说着。
“呵呵,我也是。”
“能告诉我听到我的名字你为什么会那么惊讶吗?”
“恩,不好意思,以后告诉你可以吗?”
“恩,那好吧,今天晚上我加班,一个人走夜路有些怕,能接我一下吗?”
“当然乐意效劳。”

...  ...

半个月后,我请我的兄弟还有嫂子吃饭,一起吃饭的还有妙,我新的女朋友。
“遥,一定要好好对我们妙,不然的话,嫂子放不过你!”
“哈哈,怎么会呢,我会对你不好吗?”我转过头,把妙拥在我的怀里。
“哈哈。”我的兄弟还有嫂子都笑了起来,妙也笑了,笑得还是暖暖的。

那天,我和我的兄弟都喝多了,迷迷糊糊中,我摸着自己的衣袋,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烟,猛然间想起,妙不喜欢烟味,所以半个月来,我一直没有抽烟。
对面,兄弟掏出烟来,刚要点上的时候,嫂子一把夺了过去。
“不许抽烟。”
“为什么啊?”
“就是不许你抽,赶紧戒掉。”
“等你嫁给我我就戒。”
...
后面的话我听不清楚了,因为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。
“怎么了?”
妙离我很近,奇怪而又关切地问我。
“哦,不,没什么,辣椒好辣...”

晚上,我又开始酗烟,我不知道,我究竟在做什么,我也不知道,我究竟爱的是哪一个妙...
烟雾中,我似乎又看见了妙,两个妙,摇曳着,走到了一起...

“遥,晚上你有事吗?”几天后,兄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。
“我可能去陪妙。”
“今天能不能推一推,想找你说点事。”
“...好吧。”

晚上,我们在熟悉的烧烤摊坐下,对瓶喝啤酒,几串烤串一起捋,这似乎是我们之间聚会最熟悉的方式了。
一瓶啤酒下肚,兄弟突然问我:
“你爱妙吗?”
“...”
“我知道她们两个很像,可是,你爱的是谁?”
“...”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大口灌着啤酒。
“我希望你幸福,但是不希望你这样继续伤害着自己。”
兄弟举起瓶子,我们重重的碰了一下,然后,一饮而尽。

我想,是我把所有事情告诉妙的时候了。

那天,突然下雪了,雪很大,雪花在空中飘舞着。
在麦当劳,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轻轻的把妙拥在怀里,在她耳边,我轻轻地说:
“我记得答应过你一件事情。”
“关于我的名字。”
“恩,你的名字,和我上一个女朋友一样...”
... ...
我原原本本的把事情都告诉了她。
她很惊诧,惊诧地看着我。
我点点头。
...
一杯咖啡泼在我的脸上,辣辣的疼,妙哭着拿起包跑出了大门。
我怔怔的,怔怔的,任咖啡从我的脸上流下,滴在我的衣服上...

晚上,我又开始酗烟酗酒...
我知道这次我心里的痛要痛过上次,可是我没有办法,我只能任自己痛下去。
周围又是烟雾...
烟雾中,我又看见了妙,我真正爱的妙,那个哭着跑进雪地的妙...
她似乎向我走来。
我伸出手,想拉住她。
...
我拉住了她!
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是她,我的妙,她回来了。

我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。
我知道,这次,我不会再放走她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